经典赏析

鹿芝图

鹿芝图(纸本水墨)轴 173.8厘米 78厘米 朱耷

朱耷(1626—1 705)清初书画家。名统𨨗,明宁王朱权后裔,明亡后出家为僧,有八大山人、雪人、个山等别号。擅山水、花鸟、竹木,尤以简笔写意花鸟画著称于世。山水多写残山剩水,意境荒寂;花鸟形象变化多端,时有夸张。笔墨简括、冷峭、凝练,开一代新风。画面着墨不多,均生动尽致,无景处亦成妙境,所创意趣,别具灵奇。与石涛、弘仁、髡残合称“清初四僧”。

引首章:真赏(朱文方印)

题诗:人道难驯鹿马降,百花开落酒盈觞。如何月里丹青手,定是凡间白玉堂。

款署:乙秋日写  八大山人    款下钤:八大山人(白文方印) 各园(朱文方印)  右下角钤:黄氏珍藏书画(朱文长方印)

《鹿芝图》“清初四僧”以极具个性及富于生命力的绘画艺术一洗晚明画坛之甜俗艳腻之风。其中朱耷不仅以不事二主的高尚人品和轻狂不羁的性格抒写了传奇的人生,更以其绘画孤高而冷峻之情绪、寒寂而冷逸之意趣、出奇而刚倔之构图、夸张而攲斜之章法、疏放而含蓄之用笔、浓淡干湿多变的用墨,一世绝响,百代风流。齐白石有“青藤雪个远凡胎,

老缶中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倾慕之情溢于言表。以历史的眼光看,  “八大”虽是“遗世逃名老,残山剩水身”,但毕竟为明宗室皇胄,青少年时显赫优裕的王室生活是难以忘记的。此幅水墨画正为此意。一只野鹿独立山间与千年灵芝相视,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看似以福鹿(禄)和灵芝描绘祥和幸福,其实所言乃一枕黄粱之梦,渴望与无奈之意交织错杂。(刘天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