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赏析

江山清远图

 

江山清远图(纸本设色) 30.8厘米 349.8厘米 沈周

卷尾款题:沈周  款下钤:启南(朱文方印)  右下角钤:宗伯学士(白文方印)

引首章:柿叶山房(朱文长方印)

白石翁作画,如右军行楷,规模、结构、神气不同,在巨细精微之间见耳。世人以沈画细笔为佳。余独不然,粗中亦有用笔、用墨之妙。此卷墨气淋漓,浓淡得势,乃先生本来色相,非深于此者,不能识其妙也。且古人作画,不求妍媚,胸中丘壑,随意经营,方是佳本。若世人必以精细为工,诚为谬语。如梅道人用笔,有巨灵擘太华之势;如淡抹轻描,何能见其笔力。今观此卷,苍劲无敌,笔气纵横,实是石田真迹,故为记之。  己丑秋九月重九后二日观于篬筤馆    梦楼王文治并识

题下钤:文治私印(白文方印)  文章太守(朱文方印)

《江山清远图》西晋左思在《吴都赋》曾记:“造姑苏之高台,临四远而特建,带朝夕之浚池,佩长洲之茂苑。”于此可知“长洲苑”在今江苏吴县,因而沈周落款往往题“长洲沈周”。此画无此例,也无题画诗文。因此,欣赏此画则须借助他的其他题画诗文,与之相参照来体味认识。

沈周有一首题《报德英华图》诗:“山漫衍,大萦回,风物似与人追陪。峰来势或被树隔,岭峻直欲教云埋。人家闲住自村落,老屋差差间茅缚。雅见疏梅闯户中,亦有幽篁耸墙角。买书且教子孙读,种榆种桑生意渥。与世迂疏心白闲,信我耕渔意还朴。若不见纡朱曳紫,自有人直是云泥。不可亲,又不见,雕墙峻宇自有地。我欲比之冰炭异,山边水涘吾有天。吾乐吾分吾安然。”读此文为欣赏这幅长卷提供了一个完整的意境提示:这幅画应该是沈周画他曾生活过的吴县风貌,层峦林麓,楼台馆宇,枫桥杨柳,江湖渔帆。近看林木台宇间,水阁临窗玄谈;远望云烟江湖上,风帆往来飘摇。寥廓平远之景观,闲适安详之情致,寄寓抒发作者对长洲无限的眷恋之情。(赵步唐)

关闭